校长办公室破处

发布: 4天前
字数: 7068
5799 次查看

 在Y市,偏东的地方有一个占地极大的学校,在全国范围内都是有名的。

  一个阴暗而宽阔的办公室内,一个还算是年轻的男子放松地完全由椅子支撑身体。

  这是校长办公室,而巫河,正是这所学校的校长。

  能在那么年轻——仅27岁——就做到校长,除了有真才实学,还需要其他的助力。

  巫河的助力,不是财力,不是权力,更没有动用自家的势力,而是来自于家族血脉的力量。

  他的「巫」姓并非普通的巫,而是上古巫族的巫。巫家,正是上古巫族的嫡系血脉。

  巫河与常人不同,他的家族拥有着特殊的能力——巫术,而他的巫术属于一个少见的分支——精神系。

  通过这个能力,他在与其他人的面对面谈话中,获得了几乎所有人的支持,压倒性地击败了其他校长位置的角逐者,坐上了这个位置。

  伸手拿起杯子,喝着温热的奶茶,巫河眯起眼睛,自言自语:「终于……」「笃笃笃。」

  被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断,他也不恼,起身去开门。

  木门被打开了,一个人影俏生生地站立在门前:「校长好。」巫河点点头,侧身让开:「请进吧。」

  女孩走进来,略微好奇地打量着这个办公室,似乎是第一次进入校长办公室。

  巫河关并锁上门,女孩也不在意,谁都知道新校长有个——办公室通常是锁门并且放下窗帘、关窗的。

  巫河走到旁边,那里有一个小桌子,还有紧贴墙壁,座位向着桌子的一个沙发,占据了桌子两方,然后另外两边不贴墙的分别放着两张和刚才他坐的位置一般无二的转椅。

  这是平时用来会客的地方,小桌子上面已经放了一杯奶茶。

  「坐。」巫河五指并拢,对向沙发的一边,女孩乖巧地坐下,巫河坐在沙发另一边,「烧的水都用了,没有其他喝的,用奶茶将就一下吧。」「谢谢,我不挑剔那么多。」女孩微笑着端起杯子,小口小口地饮用着,喝完才放下,惊叹道,「这是校长你自己做的吗?真好喝!」「因为我喜欢甜食,感兴趣的甜食会去学一下怎么做。」巫河笑笑,这倒不是假的,但那里面还有一点点的迷药,虽然不至于让人睡着,但让人变困倒是不难。

  巫河这才有空打量女孩,虽然偶尔远远会看到,但这么近还是第一次,当然,等会儿会更近……

  女孩如瀑般的黑发垂落过臀,并没有用发带束起来,散落在沙发上;嘴角带着一抹温和的微笑,给人以一种亲切感;双手交叠放在校服配套的百褶短裙上,修长的玉腿被过膝的黑色丝袜包裹着。

  「校长,请问叫我来这里有什么事吗?」女孩问。「哦,」巫河回过神来,在声音中灌输入能力,「你叫曾雯,是学生会负责高中部的会长,对吧?」

  曾雯轻轻点头:「对,就是我。」

  「我待会儿问的问题回答对错就行了。你今年十七岁,对吧?」每次说话都会有莫名的元力波动,但曾雯显然察觉不到。

  「对。」曾雯有些疑惑,不知道为什么校长会问这些。

  「平时年级排名在前五十,对吧?」那些波动穿入曾雯的灵魂海中。

  「对。」校长怎么做总会有校长的想法,回答就好了,曾雯想。

  曾雯没有发觉,自己的思想开始变得停滞。

  之后是一连串的问答,曾雯按巫河的话,总是只回答一个对字。

  直视曾雯的眼睛,似乎每一次问答都会发生些许变化——逐渐变得失神。

  巫河也发现了,不动声色。

  【那么,也差不多了。】「校长刚才问的问题都没有错,对吧?」「对。」

  「那么校长说的话都是对的,对吧?」

  「对。」曾雯机械般回答。

  「那校长说你现在是什么样的,你就是什么样的,对吧?」「对。」

  曾雯忽然感觉到自己的眼皮逐渐变得沉重起来。

  「你现在是不是有点困了?」

  「对。」

  「你是不是现在很想睡觉?」

  「对。」

  「你即使是在这里也已经忍不住想睡了,连话都说不出来。」曾雯似乎还想回答对,但是说不出话了。

  看着昏昏欲睡的曾雯,巫河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但是无论如何你都睡不着,因为你没有得到我的许可。」

  曾雯缓缓闭合的眼睛停住了。

  「你非常想睡觉,所以你要得到我的许可。」

  强烈的睡意让曾雯说话变得断断续续:「校长……我……好想睡觉……请你……让我睡觉……」

  「先回答我的问题,你还是处女吗?」

  「是……」

  「有没有摸过男生的肉棒和精液?」

  「没有……」

  「对性知识了解吗?有自慰吗?」

  「看过,很多……没有……自慰过……」

  「月经来了吗?」

  「五天前……」

  「很好,如果你答应我一件事,你就可以睡觉了。」「好……什么事……我都……答应……」

  「以后,你要打心底认为我是你的主人,将我作为你最亲近的主人来对待,我的命令你都要发自内心地听从,明白吗?」

  「明白……」

  「等会你睡着后,我打个响指你就醒来,并忘记刚才的对话,以为我们只是刚刚坐下,还没有开始说话。好,现在你可以睡了。」曾雯立刻闭上眼睛,沉沉地睡了过去。

  巫河走到她身边坐下,摇晃了一下她的身体,曾雯没有任何反应。

  巫河用手隔着衣衫揉捏了一下那C杯大小的双乳,伸入她的裙子里抚摸着她的私处,但曾雯仍然沉睡着。

  巫河坐回了原来的位置,打了一个响指,玩一个「尸体」可没有意思。

  曾雯睁开眼睛,看见巫河坐在另一边,嘻嘻一笑,凑过去双手抱着他的胳膊:

  「主—— 人……坐那么远干什么啊?」

  巫河笑笑:「没什么,记得别在别人面前暴露我们的关系哦,更不要喊主人。」「知道啦,这还用说吗?」曾雯噘嘴,「主人叫我来这里到底干什么?」「你忘了吗,我答应过你,如果你这次能考年级前五,我就奖励给你破处。」巫河笑着说。

  曾雯恍然大悟一般想起什么来:「对诶,我都忘了。那主人,现在就来吗?」「当然。」巫河已经正在脱她的校服了,曾雯顺从地解开了衣扣,露出米黄色的胸衣和大片白皙的肌肤。

  巫河阻止了小脸变得微红的曾雯,曾雯停止了自己的动作,任由巫河解除自己身上的「障碍」。

  巫河用手把她的校服裙褪下,她的内裤同样是米黄色的,解开她的胸衣,那一对白嫩的双乳居然比穿着衣服时看起来还要大得多,说不定有D。被成年男性轻轻揉捏着乳尖,曾雯不由得想呻吟,但是都忍住了,只在喉咙里发出小小的声音。

  巫河吻住曾雯,肆意地掠夺着她的双唇,舌头探入她的小嘴中,纠缠着试图躲避的香舌,霸道地夺去了她的初吻。

  品尝着女孩的津液,吻到她几乎窒息,双唇才分离,一丝银线两头分别挂在两人唇上。

  巫河双手把她的乳房往中间挤,然后连同乳尖周围的乳肉一起含入嘴中舔弄着。

  「呜哈!哈,啊,嗯—— 」曾雯终于忍不住呻吟出声,开始娇喘起来。

  舔弄了一会,巫河放手,把她的内裤褪去,曾雯喘息着,小脸通红。

  「来,先帮我口交。」巫河坐回沙发上。

  曾雯跪坐在地面上,玉手握住巫河长达七寸多的巨龙,看着这粗长龙根,她稍微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主人,能不能不这样?」「不行,快点。」

  曾雯没办法违抗巫河的命令,只好强忍恶心感,将眼前粗长阳具的龟头含入口中,用牙齿轻轻咬着。

  「用舌头舔,咬的时候不能太用力。」

  曾雯有些不情不愿地唔了一声,用她柔软的香舌舔着龟头,双手握住无法吞入的部分撸动着。

  巫河双手蹂躏着那对白嫩乳房,看着这样一个漂亮的女孩尽心尽力地为自己口交,不由得露出了微笑。

  巫河双手摁在她的头两侧,往自己胯下拉去,阴茎没入曾雯的小嘴中,抵着喉咙,然后又推离,拉近,阴茎在她的小嘴中抽送着。

  曾雯瞪大眼睛,想抬头,却被巫河死死压住了头,不得不忍耐着因为喉间被异物占领的呕吐感。

  一丝丝尿意的出现让巫河加快了速度和深度,肉茎完全没入曾雯口中,插入她的喉咙里,曾雯皱着眉头,难受地呻吟着。

  「我要射了哦,你要把精液吞下去,完成人生中的第一次吞精哦。」巫河的话让曾雯不由自主地轻轻颤抖了一下,尿意达到巅峰的同时,巫河用力摁住曾雯的头,尽可能将阴茎插入曾雯口中,阴茎抽搐起来,大股白色液体从龟头尖端的缝隙冲出,灌入曾雯喉咙中,不需吞咽,直接进入了她的食道。

  曾雯痛苦地呜咽着,却不能阻止深深插入自己喉中的阴茎喷射精液。

  良久喷射结束后,巫河稍微拔出阴茎,轻轻喘息着:「把精液给我吸干净就可以了。」

  曾雯赶紧吮吸着疲软的阴茎,把里面的精液都吸出来,准备吐掉。

  「吞下去,不许吐。」

  曾雯吞下精液,喘着气咳嗽着:「主人,欺负人,咳咳。」巫河嘴角一勾,让曾雯坐在沙发上,巫河的手分开她的双腿,拨开曾雯的肉唇,露出粉嫩的小穴口,然后俯身在她双腿之中,仔细观察着那粉红色的蜜穴。

  被拨开阻挡的小穴口完全呈现在他眼中,能看见蜜穴中有一层同样粉嫩的肉膜,上面有大大小小形状不一的孔洞,那是即将被他粗大阴茎捅破的处女膜。

  巫河找到那颗小豆豆轻轻按揉着,刚刚触碰到曾雯的阴蒂,曾雯的娇躯轻轻一颤,不由自主地娇吟一声。

  曾雯的蜜穴已经渗出了蜜汁,沾湿了巫河的手指。

  揉捏着女孩的阴核,巫河的嘴往被拨开肉唇的阴部凑近,伸出舌头在她的小穴口上轻轻一舔,感觉到曾雯的娇躯又是一颤。

  「主人,不行,那里脏,不要舔,哈啊—— 」曾雯娇吟着。

  巫河把嘴贴上去,把曾雯的小穴口含住,不断地舔弄着,舌头还时不时划过她的小豆豆。

  受到更大刺激的曾雯,不由得并拢双腿,但只是把巫河的头夹在中间,不断地呻吟着:「哈啊—— 主人,这样好舒服—— 嗯—— 主人—— 我被舔得好舒服—— 哈啊—— 」巫河把舌头探入她的小穴中,抵着那层膜舔着肉壁,然后舌头收回伸出地抽插着,曾雯蜜穴流出的蜜汁量逐渐增大。

  曾雯的身体轻轻颤抖起来:「不行了,好想尿尿,真的不行了,哈啊—— 」巫河含住她的阴核,粗糙的舌面摩擦着小小的阴蒂,曾雯的娇躯距离颤抖起来。

  「主,主人,哈啊—— 我要高,高潮了,要高潮了—— 呀—— !」曾雯尖叫着,淫水大股大股流出,大部分顺着巫河的下巴滴落在地面,小部分顺着阴部流经后庭口落到皮沙发上。

  高潮余韵犹存,蜜穴持续不断地流出微甜的蜜汁,曾雯不停娇喘着,满脸红晕。

  巫河松嘴,双手分开她夹着自己头的双腿,站起来。

  曾雯无力地椅靠着沙发,放松的身体将重量完全施加在沙发上。

  巫河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个装着水的透明玻璃瓶,挑起曾雯的下巴,喂她喝了下去。

  「主人,这是?」曾雯看着巫河处理掉瓶子,疑惑地问巫河笑笑:「等会儿破处的时候能减轻你的痛苦,加快进入状态。」曾雯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

  巫河双手抓着曾雯的双腿,依靠腰部的动作将不知何时已经恢复的阴茎龟头抵在她的小穴口上,微微嵌入肉唇之中,转动龟头摩擦着曾雯的蜜穴。

  「哈啊—— 主人,不要这样,好痒……嗯—— 」曾雯也扭动着娇躯,希望获得更多快感。

  「那要怎样?说出来。」巫河淫笑着。「要,要插进去,哈啊—— 」喝下去的药水很快就开始发挥作用,曾雯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得更加火热,秀脸浮现出惊人的嫣红。

  「说清楚点。」

  「呜—— 」曾雯委屈,「主—— 人……」

  「不说的话就停下来哦?」

  「呜……要主人,哈—— 主人的,大,大肉棒,嗯—— 插进我的,我的小穴,里,呜嗯—— 」

  「什么?我没听清楚,大声点。」巫河作侧耳倾听状,这个动作让肉茎稍微插入一点,抵在处女膜上,让曾雯的欲火更是旺盛。

  欲火烧身想要插入却不得,曾雯都快哭出来了:「主人……我要主人的,哈啊—— 大肉棒,插进,嗯—— 我的小穴里,啊—— 请主人,给我的淫穴,哈—— 赐下,赐下,大肉棒吧……!」

  「嗯,这才乖嘛。」巫河满意地点点头,早已蓄势待发的肉茎狠狠一捅,曾雯体内代表着处女的那层肉膜瞬间被突破,让巫河的肉茎毫无阻碍地撞上了曾雯的子宫颈。

  一下子就被破处而且十七年来无人问津的阴道瞬间被填满,即使是因为已经高潮过一次而湿润无比的少女肉穴,也因为这一下而产生了巨大的痛苦,曾雯的娇躯瞬间绷紧,动弹不得,连肉穴也紧缩了好几秒,夹得巫河肉茎隐隐作痛。

  巫河清楚地看到一行清泪从曾雯的眼睛滑落,也不知道是因为破处的痛苦还是保持了十七年的处子之身被夺取而产生的莫名情感,又或者是两者都有,甚至更多。

  剧痛让曾雯屏息数十秒,然后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好……疼……好疼啊……」

  巫河也并非处男,早在做大学生的时候就与当年的青梅竹马爱人,现今的妻子品尝过性爱的快感,因此动作才如此娴熟。也许曾雯如此痛苦的原因,正是比起妻子当年破处时都要紧致得多的小穴,也浅得多,妻子破处时有四分之一留在外面,而曾雯竟然有将近一半,一半的阴茎就能把她的小穴填满得毫无缝隙,不知道是因为曾雯的蜜穴太浅,还是巫河的阴茎太粗太长。

  仍然在药效时间内的曾雯很快就适应了痛苦和体内的粗长肉茎,又开始娇喘着:「哈啊—— 主人—— 已经,已经没有,嗯—— 那么疼,疼了,请主人,开始,开始动吧—— 」

  巫河答应了她的请求,并用实际行动作出了回应,慢慢地抽插着,并且缓缓加速。

  「哈啊—— 主人—— 好舒服—— 要更快,更多—— 啊—— 」曾雯娇吟着,神志完全被欲望占领。

  巫河快速而有力地抽插着曾雯刚刚接客的处女穴,湿润而狭小的蜜穴和褶皱都给他带来极大的快感,让他沉迷于这快感之中,很快就出现了尿意。

  当尿意出现时,巫河的抽插更是近乎无情,狠狠地蹂躏着身下的娇躯,完全不顾曾雯还是第一次。

  曾雯也不在乎自己刚刚被破处,不断扭动着柳腰索求更多快感,整个娇躯都泛着嫣红,肉唇随着巫河的抽插不断翻动,已经变得红肿了。

  当发现偶尔一次的淫乱叫喊能有效提高巫河的抽插速度和力度后,无数淫言淫语从她口中往外蹦:「好爽!主人好厉害!呜嗯—— 主人快要肏,肏烂我的,我的淫穴了—— 肏翻我,肏翻我吧主人—— 主人的大肉棒,大肉棒好厉害—— 哈啊—— 」曾雯的淫叫让巫河已经无视身下人儿的感受了,拼命地抽插着,每一次抽插都拔出到只留龟头在肉穴内,然后插入到撞上子宫颈,总会带出些许淫水,用尽各种方法蹂躏着被插入的肉穴,只求更多快感,和极致的舒爽。

  虽然如此,曾雯却只能感受到更多的快感,逐渐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前言不搭后语,混乱无比:「哈啊—— 好舒服,大肉棒,嗯主人,淫穴,呜嗯—— 要坏了,曾雯,啊—— 已经不行了,哈啊—— !」肉穴快速收缩着,肉壁夹紧其中的肉茎,摩擦带来的快感更大了,淫精大量喷涌着。

  尿意不断膨胀,然后在一瞬间暴增爆炸,白浊的液体从龟头顶端的小缝喷出并灌入肉穴内,又因为仍然没有停止的抽插被带出一些。

  精液和淫精的润滑让肉茎的抽送更加顺利,大力地撞击着已经被稍稍打开的子宫颈,子宫口越来越大,然后迅速变得能被插入,肉茎被容纳了进去。

  巫河感觉肉茎前边一紧一松,随即大腿啪地一声撞上了曾雯的臀部,肉茎完全插入了曾雯的淫穴子宫中,然后啪啪啪的声音在这个办公室中响起。

  高潮让曾雯已经变得无力,子宫被打开的痛苦很快就被快感淹没,大腿和臀部的,撞击让曾雯更舒服,身体容纳了主人更多阴茎的心理快感让她更沉迷于欲望之中,染红的娇躯香汗淋漓。

  然而同样射精了的巫河却没有半点停下的迹象,肉茎也无变化,反而毫无停顿地开启了二周目,蹂躏着曾雯的肉穴。

  之后在曾雯的子宫中灌满了精液,巫河才停下来,而曾雯已经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