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性灵调教

发布: 3个月前
字数: 7627
4623 次查看

森罗中学,在T市是以高升学率而闻名,一年的学费高达六、七万,是一般学校的好几倍,但并没

因收费高而使人望之却步,相反的更是T市众多学生争先恐后想要报考的一间;但稀有人知,森罗中学

同时也是以“阴”校闻名於某些特殊行业中。

  据说,森罗中学的前身是T市监狱所属的枪决场所,再此枪决之人高达上千个,在更之前的日据时

代,它则是一大片的乱葬岗,也就因此这里的鬼话不断,什么音乐教室的贝多芬、保健室的人体模型、

通往死亡的第十三阶……等等诸类的校学传说,这里都曾出现过。

  九月,一个对於新生而言是个崭新的月份,我走在通往森罗中学的道路上,脑中回忆的国中时期的

点点滴滴,一种“粉爽”的感觉顿是涌上了心头,「终於摆脱那烦人的国中生活噜……哇……哈……哈

……」

  想起父母曾答应过我,只要我考上森罗中学,那么他们就答应让我外宿,如今梦想终於达成了,一

想起独居的那种自由感,我自觉的大笑出声,好显一旁并没太多的路人,否则……

  森罗中学,体育馆内此时挤满了学生,不管是新进的新生,或是旧生,脸上全挂着斗大的汗珠,一

脸不耐烦的看着台上那讲的口沫横飞的校长。

  「哇操,这死老头的话还真不是普通多了,少爷我都快站晕了,他还在讲,不行在这样下去,我的

双脚就要罢工了。」

  我一边嘟囊着,一边悄悄的从口袋内取出了一祇精小的陶制人偶,口中细声呢喃着,一屡似无的轻

烟从陶偶内飘出,只见轻烟缓缓的凝聚成一名样貌清纯可爱的孩童。

  我指了指校长,孩童示意的对我点了点头,便往前方飘去;如果此时有“识货之人”在场的话,一

定看的出这名孩童是一名纯阴之体;可别小看了这纯阴之体,他可是我在八岁时取得,并饲养到现在的

小鬼啊。

  「啊──」

  讲得兴起的校长,忽然全身剧烈一震,「碰」的一声,口吐白沫躺在地上颤抖不停。

  「校长,你没事吧……」这是离校长最近训导主任的声音。

  「校长……」这是某老师的声音。

  「谁快去跟医院联络啊……」这……还是某老师的声音。

  「万岁……终於结束了……」这是台下全体学生的心声。

  看着台下快要暴动的学生,训导主任开口道:「请各班的及任老师,将自班的学生带回教室,开始

上课吧!」

  看着在我身旁绕个不停的灵儿(小鬼之名,特注:她可是名只有八岁的小女孩唷),我露出了微笑

,摸了摸她的头,将她收回了陶偶之内。

  「天呀!这间教室可真是极品啊……」看着教室了飘来飘去的各式纯阴体,我愉悦的道:「这么多

魂体啊,看来我不怕上课无聊了,而且一半以上还是女性魂体。」

  「好了,肃静,各位同学,由於校长的旧病复发,所以接下来由老师我来接手。」在黑板上写上了

“李艳萍”三个大字。

  放下了粉笔,她继续道:「我是各位未来三年内的班导,由於我也是刚从学校毕业没多久,跟各位

一样都是这所学校的新人,所以……我想我们应该可以处的非常好。」

  「为了能让老师更快的认识你们,所以请各位学生一位一位的自我介绍,那么我们先从一号,陈罗

胜同学开始介绍起。」

  一名长相俊朗身穿名牌的男学生起身开口道:「各位好,我叫陈罗胜,毕业於T市XX国中,兴趣

是读书、听音乐、看电影,陈氏企业的总裁便是家父,而家母则是在T市银行担任经理……」

  (由於刚开学,统一的制服还没分发,所以穿的是自家便服。)

  陈罗胜刚介绍完,学生们以老师立刻想起惊呼,想不到这陈罗胜竟是世界排行前十大首富之一的陈

龙生的独生子,超有钱家的贵公子啊。

  「啧……不就是个满身钱臭味的小鬼,有甚好惊呼?」看着周遭一脸惊讶状的同学,百般无聊的我

又再一次的取出陶偶,唤出了小鬼—灵儿。

  对着灵儿指了指我的下体,灵儿露出了个羞涩之色,伸出小手拉下了我的拉炼,掏出了裤裆内的阴

茎,张口将之含住,由於灵儿是魂体的缘故,一般人是看不到的,所以即使我的阴茎被灵儿含弄住了,

在一般人眼中,它只不过是暴露在外而已,开玩笑,我可不是暴露狂啊。

  从口袋取出了一张黄纸,将它贴在我露出了阴茎上,阴茎顿时消失不见了,这黄纸可是少爷我自创

的“局部隐身符”啊。享受着灵儿那高超的口技,我一边听着同学的自我介绍,一边伸手摸向了灵儿那

稚嫩的胸部。

  「喔……」不亏是我调教多年的性灵,在灵儿高超的口技下我很快的便缴械投降了,浓浓的精液射

入了灵儿的檀口,对於人类而言精液不过是一团佈满小蝌蚪的蛋白质罢了,但对於身为魂体的灵儿而言

,我的精液可是无上的补品啊。

  就在我正享受了高潮所带来的快感时,李艳萍忽然道:「谢谢这位同学,接下来请言昊同学自我介

绍,大家鼓掌欢迎一下。」

  「言同学……」

  「言昊同学……」

  「啊……右……」在李艳萍催促下,我终於回过了神,将被灵儿舔食乾净的阴茎收回裤裆内。

  我站了起来,开口道:「我叫言昊,毕业於OX中学,父亲是名精通茅山术法的道士,母亲出生於

乩童世家,所以也是名乩童,而我的兴趣则是抓抓鬼、斩斩魔或是研究符咒,恩……如果有人有任何需

要欢迎来我家,我可以打八折优待的。」

  (抓抓鬼、斩斩魔这不过是表外的兴趣,其实我的兴趣是调教灵儿,与如何在床上将她变成一名荡

鬼。)

  继陈罗胜之后,最大的惊呼声则是在我坐下后响起,大家不可思议的望向了我,而那美女老师望向

我的惊讶眼神中,似乎还夹带着某种异彩。

  「好了!好了!各位同学,道士与乩童也是正当职业,没什么好惊讶的,接下来换李茵茵同学,大

家掌声鼓励一下。」

  想不到啊!想不到,这场自我介绍竟然让我同陈罗胜同时成为班上的风云人物之一。

  在班上四十名学生一一介绍过后,下课锺声响起了,由於今天不过是开学典礼,所以老师交代一些

事后,就宣告放学了。

  看着被一大票女同学围在其中的陈罗胜一眼,我有点羨慕的想着:「不过就是比我帅了一点、有钱

一点,凭什么被众多美女所包围呢?虽然其中也有几只恐龙……但还是让我艳羨不已呀。」

  就在我要离开教室的时候,背后传来了呼唤声。

  「言昊,等等……」一名长相普通,带着银框眼镜的男同学向我跑来。

  「嗯,有事吗?王同学」我停下了脚步,转身回道。

  「什么同学,叫得这么生疏,叫我崇一吧!这样比较亲切,你不觉得吗?」王崇一对我笑了笑,并

伸手在我肩上拍了数下。

  「嗯,那我就不客气了,崇一你找我有事吗?」我同样以着笑容问道,不过心中会暗付着:「拜託

,我可是今天才认识你的,当然生疏了,没事乱套交情,一定有鬼……」

  「那个……不知道你是准备住家里,还是外宿呢?」王崇一小心的说着。

  「疑,我住哪与你有关吗?」

  「我不久前才刚再学校附近租了间二房一厅的房子,但租金给他有点小贵,所以赴起来有点吃重,

所以……言昊如果你想外宿的话,不如搬来与我同住,房租一人一半如何?」

  我心中想着:「果然是有事求我,不过合租这想法到不错,至少我可以省笔钱泡MM用,」於是我

开口道:「我也打算外宿,所以正准备去找房子,既然有现成的当然求之不得了。」

  「真的吗?这真是太好了,你等等,我马上带你去看房子。」说完,王崇一便跑回去座位整理书包

了。

  「真的假的!你说的一个月一万八就在这栋里面?」我指着眼前这看似高级住宅的公寓道。

  欧式的建筑,优雅的风格,附游泳池与健身房,这怎看也不可能会有一个月才一万八的小套房啊,

更扯的是一万八还包水电费。

  「嗯,是这样没错啊,我当初租时也是很怀疑,但管理员跟我说的确如广告单上所写一万八包水电

费。」王崇一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并拉着我搭上电梯,直往位於十楼的楼房而去。

  「噹~~」

  磨的发亮的大理石地板,天花板上雕刻精细的水晶灯,更加让我觉得这一万八的房租背后肯定有鬼

,毕竟从电梯门一打开后,我便察觉这一层楼中飘着淡淡的阴气。

  每跟着王崇一前进一步,那阴气便显得更重一分,直到王崇一走道他所租的套房前,我忽然感受到

一股浓浓的阴寒之气从房门后飘出。

  待王崇一将房门打开后,那股阴气更加的显着了,我不经问道:「崇一,你在这边住了一个星期了

,有发生什么怪异的事情吗?」

  「怪异?」王崇一搔了搔头,疑惑道:「没有呀!除了半夜睡觉时偶尔会觉得胸口闷闷的,似乎有

什么重物压的样子。」

  「重物压?」

  「嗯啊!这很奇怪吗?」王崇一皱着眉头道。

  「不!怎么会奇怪呢!一点也不。」我笑着摇了摇头,但心中不经佩服起他来了「天啊!这小子的

神经会不会给他太粗了点,被鬼压了竟然一点都不知道……OH~MY~GOD~」

  由於今天是开学第一天,早早便放学了,现在的时间不过也才中午时分,所以房间内也没看到什么

鬼影,毕竟一点至三点这阳气最重的时候,是没多少魂体敢出来逛街的。

  「言昊,觉得如何,还喜欢吗?」王崇一一手拿着冷饮一手拿着点心,将它们递给了我,生怕我一

个不满意,不愿跟他合租了。

  「满意!怎么会不满意呢!」我随意的在房子内走动着。

  「这间是给我的吗?」我指了指我的前面,因採光不佳而略带昏暗的空房问道。

  「嗯!对面那间是我的,因为那间的採光比较好,如果不满意的话我可以跟你换的。」口头虽然如

此说,但王崇一心中还是很希望别换的好。

  「没关系的,这间就好了。」因为我看到在房间最阴暗处的一角,正蹲着一名身穿清装的绝美少女

,哦……或许应该称之为女鬼。

  我想这应该就是阴气的来源了,而且应该不是厉鬼之类的,毕竟死亡那么久了,是很有可能修成厉

鬼的,看在她没有伤害王崇一以及是位美女的份上,勉强地将她收为我的性灵吧!

  「嗯!我决定租了,这个月的房租就先给你了。」拿出了钱包,抽起了九千交给王崇一,我摆了摆

手便先行离开了。

  「言昊,你去哪?」看到我要离去,王崇一连忙叫住了我。

  「回去整理东西!」

  「那这备份钥匙你接住。」王崇一从口袋内掏出了一串钥匙向我抛来。

  「喔!谢了。」

  终於找到住所了,接下来……先回家准备准备吧!

  享受的大太阳照耀在我身上的炽热感,一种舒畅的感觉遍佈全身,或许很多人会觉我疯了,这种大

热天谁不是躲在冷气房内,白痴才在那个享受日光浴。

  但对於我这阳年阳月阳时生的阳之子,这种炽热感可是有助於我的修行的,说到修行我就想到我那

痛苦的童年,你能想像一个刚满五岁的小孩,半夜被丢在无人看管的坟场,而你身边除了一把比你还高

的桃木剑、十来张空白符纸及一只朱沙笔外并无其它了。

  在那种在阴森森的坟墓中,一边想着别人家的小孩此时应该在母亲温暖的怀抱中睡着,一边被那些

断手断脚的恶灵所追杀,那种感觉……真的是……爽啊!

  所以说训练胆子哪还要去什么鬼屋,看什么鬼片,或是参加那什么凶宅探险之类的东西,只要学我

从小就在坟墓再度过,保证你的胆子比谁都大。

  「喂,有人在家吗?还是全死光了。」刚踏进家门,鞋子一脱,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真的全死光

了啊!竟然没人在家。

  「少爷,你回来了啊!刚有笔生意上门,老爷与夫人一同去了。」一个身穿唐装的老年人,向我飘

了过来。

  「谢了,许爷爷。」

  许光,打从我出生便在这里服务了,也不知道是父亲从哪抓回来的,为人(鬼?)到还相当的不错

,对我也蛮照顾的。

  「喔,对了许爷爷,等父亲回来,麻烦你跟他们说我已经找到房子了,晚点我就会先搬过去住了。



  「我明白了少爷,一个人生活要小心点啊。」许爷爷仔细的叮咛着。

  「我会的。」从口袋内取出了陶偶,唤出了灵儿,我想趁还有点时间让他们爷孙两聚聚好了,毕竟

对於灵儿而言,同样身为魂体的许光,自然有种亲切感,也就因此,灵儿认了许光为乾爷爷。

  看着许爷爷牵着灵儿时,透露出来的关爱神情,我不经的有点羨慕,因为父母工作的关系,我已经

好久好久未曾享受过父母亲的关怀了。

  桃木剑、朱沙笔、空白符纸、数尊陶偶,一本茅山术法大全,在一些衣裤等等的日常用品,很快的

我便将一切所需的东西给准备齐全了。

  「扣~扣~」

  「门没锁自己进来。」我躺在床上对着房门喊道。

  「哥哥,爷爷要我问你肚子会饿吗?」灵儿推开了房门,缓缓的飘了进来。

  我摇了摇头,等到灵儿飘到了我的床边,我便一把的将她拉入了我的怀内,在她耳边道:「哥哥不

饿,但哥哥想吃你……」

  脱灵儿的衣服比脱人的简单多了,只需一个意念就能将灵儿所穿的衣物给消去,毕竟灵儿身上的衣

物,是以我的灵力为基础幻化出来的。顺便一提,透过这样的幻化我随时可以帮灵儿依照我的心情更衣

,像水手服、护士服……等等这类的都是我常幻化的衣物,而最近我则迷上了COSPLAY。

  我一手伸向了灵儿那嫩肉上的小樱桃,再挑逗小樱桃的同时,灵儿身躯微微一震,那微张的檀口内

更是发出撩人声音,另听者血脉喷张啊。

  「呵……呵……我个好灵儿真是越来越敏感了,真不亏是我调教多年的性灵啊。」我一边戏谑着灵

儿,另一之手也探入了灵儿那寸草不生的幽谷。

  由於灵儿早已是魂体的缘故,所以并不会有一般女人在挑逗后会有淫液流出的现象;当我温热的手

指进入灵儿那冰凉且柔嫩的花径内时,在一冷一热的碰触下,我似乎可以感觉到花径所传来的剧烈蠕动

感,看来灵儿冷不妨的达到了个小高潮。

  「灵儿……舒服吗……」边含弄着那未成熟的樱桃,我含糊的道。

  「哥哥……灵儿……灵儿好美……灵儿要……」灵儿的双手也不孤单的,抓向了我的小弟,冰凉的

纤手触及到火热时,我不经感到一阵抖擞,那种感觉不是言语可以说明的了。

  看着灵儿那又娇又媚的样子,我的欲火是越烧越盛了,在花径中的手指也由一根变成了二根,另一

只手更是袭击了灵儿全身那由我开发出来的敏感处。

  「哥……别逗灵儿了……灵儿受不了呀……」看着灵儿那带着哀求的眼神,我知道她已经为全受不

了我的挑逗了,握着那早想一趟花径之密的小弟,我缓缓的插入了。

  「喔……」灵儿发出了个满足的声音,下体更是不自觉的扭动了起来,迎合着我的鞑伐。

  「哥哥……好涨……好美……」看着灵儿在我身下的荡样,我兴起了一种征服的念头,下体更是使

劲的摇摆着。

  「灵儿……换个姿势在来过……」我抱起了灵儿在她耳边吐着热气道。

  「只要哥哥……哥哥喜欢……」灵儿站了起来,转身背对着我,撑开了自己的花径,缓缓的套住了

我的小弟并坐了下去;这是我调教灵儿时特别喜欢用的体位。

  双手从灵儿的腋下伸了过去,一手一个的握住了那尚在发育中的嫩肉,已着手指挑逗着上面那早已

肿胀了的樱桃。

  「灵儿……你真是越来越浪荡噜……」我使劲的往上顶着,并在灵儿耳边说着浪话,一边含弄着她

的耳珠。

  「哥哥………你坏死了……灵儿越来越浪……这还不都你害的……哦……哥哥……在大力些啊……



  「真不亏是魂体,调教了这么多年,还是依旧的紧实。」享受着灵儿那紧实花径内的蠕动感;我慢

慢的放下了灵儿,让她的双手撑着床,已着老汉推车的方式,继续我的鞑伐。

  这场大战不知道持续了多久,我只知道到了最后,我抱着灵儿沉沉的睡去,等我抱着灵儿从睡梦中

醒来时,天色早已暗了。

  看着赤裸娇躯的灵儿,我想着今天该为灵儿做怎样的打扮,不过一个念头灵儿身上便出现与Cho

bits中小唧一模一样的打扮了。

  牵着灵儿走下楼去,本以为父母这时应该早已回来了,但空荡荡的客厅里除了那飘来飘去的许爷爷

的鬼影外,连个人影都没,我失望的告别了许爷爷,牵着灵儿走回了我的新居。